雪候。

雪候
-今天仍然写不好文

随便码码,码正文的手机被收了等拿回来再发正文
进度太快就像龙卷风
这个只是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原创长篇】童

第一章/回家

“再见。”

阳光正好。
那对姐弟从火车上下来,是与这阴暗世界截然不同的明媚景色,姐姐披散的头发有着轻微的凌乱,手中套着一个黑色的橡皮筋。她用手随意的理了理头发便用橡皮筋扎成一个马尾辫,扎完后手迅速的往弟弟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因为六点钟起床下火车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弟弟被敲了这么一下很明显的清醒了不少,反手就是给了姐姐一下,随后俩人便开始打打闹闹,一边打闹一边到了出站口。
满脸皱纹的检票员将票撕出一个小口,把票还给了乘客,拖着行李箱的姐姐拉着弟弟站在不会开动的长途汽车前和其他人们一样并不知道其实是无望的等待着汽车司机的到来,另一辆开往目的地的汽车早就坐满了人等着时间到了便开动,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似乎是终于知道了这样的等待是不会有结果的,纷纷去找其他司机,而姐姐也答应了一辆小车司机一百五到达目的地的交易。
将行李放进了后备箱,要去的地方不算远,但也不近,沉默太久总是会让人心慌,司机总是扯出一些话题,只不过几句便再次回归沉默
下了车后第一时间先去自己的亲戚打个招呼,外婆对他们的到来明显惊喜,给了他们一个拥抱,之后去放行李,随便收拾打扫屋子。上了三楼,许久没来的地方不用进去都知道会成脏什么样子,拿出临行前母亲给的钥匙,开了那扇门。
比自己想象中的更难接受。
地上已经淤泥,一块一块的硬化,上面还有一层灰尘,看到这般场景,姐弟二人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姐姐叹了口气,把手放在脑袋上,一副无奈的样子,叫弟弟去楼下问外婆要打扫工具,而自己将鞋脱下,换上了明显就是不久前洗过的,不知道在这里摆放了多久的拖鞋。
厕所的电灯按钮坏了一个,水和电倒还有,拿起弟弟从楼下拿的抹布沾上水便开始抹地,随便招呼着弟弟扫地。
直到中午才整理完整个屋子,姐姐边换上鞋子边唤弟弟,“煴云,外婆喊我们下去吃饭了,我先下去了。”,被她唤为“煴云”的弟弟匆匆的跑出来,誓要追上姐姐,也奔了下去。
午餐很好吃。

领养

她从警局接到了那个孩子,牵起她的手温柔的问她姓名

那个孩子没有回答,那双眼睛里有的只是无尽的寒冰,她也没有追问,牵起那个孩子,带她回家

沉默一路

她牵着那个孩子,一路回家,那个孩子意外的坚强,一路没哭没叫

安静的可怕

要不是手中传来她的小手的微微暖意,她就要怀疑她到底牵了个活人还是死人

忽然传来小小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

她忽然庆幸自己的听力好

她记得之前她问过她她的名字

“桂瑶”

学院pora
——
“你徒弟就是个魔鬼!魔鬼听见没!”
五年9班的顾唯猛地推开八年1班的门,往里面吼了一句便直接关上
留下一群蒙逼的学生和一个镇静的白玥
“师傅傅!”一个欢脱的人影一下子扑进刚走出教室门的白玥怀里,还蹭来蹭去
白玥轻笑,将手放在白栎的头上
这么可爱的人,哪里是魔鬼了

是筱和玥的初遇
——
“小姐”
戴着黑色斗篷的人叫住了自己
明明周围也有女人,但不知为何筱就是觉得她在叫自己
那个人对自己伸出手,示意让她过来
筱走了过去
“不要执着过去”
这么说后,便转身离开
筱急忙追上去,但人实在太多
没有追上
筱眯了眯眼
这句话的深度似乎没有她想的那么浅

估计这段时间都会写玥栎师徒
组名双月组!
玥的cp就是栎没错了
——
“师傅!”远方的少年向她招着手,怀里抱着各种树枝
坐在石头上闭目养神的少女怀里抱着水晶球,头上的兜帽滑落些许,露出她的白发,这时听到少年的呼唤便微微睁眼,看到少年便站起向他走去
少年把树枝堆起,坐在搬来的石头上,少女伸出右手食指,在树枝上点出火焰,习惯性的往身边摸去,少年眼疾手快的往她手上塞了一条用木棍串起的鱼
“你找到河了?”明知故问
“对呀!我找了好久呢!”一脸兴奋的少年开始跟他的师傅炫耀
“恩”不知为何她总喜欢对着他笑
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少年的黑发异常好摸,又顺又软
少年明显是喜欢她的抚摸的,就凭他从来不会拒绝少女的抚摸
可惜他那个师傅的情商……不可言说,只能意会
没关系,享受着师傅摸头的少年偷偷的笑了
现在她只是我的

初遇(栎角度)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也是,立轮城里哪有什么好人,他只不过是这座城众多普通人中的一个
这座城没有原则,若是硬要说一个原则出来,那便是:为了生存不择手段
那天他躲在小巷里躲避一群人的追捕,不出所料听到没抓到自己那群人离开的脚步声和内斗的打斗声
等那些声音都消失的时候,他靠着墙壁蜷缩着休息
“小孩子?”
陌生的女声一下子将他的思想拉扯回来,看着面前的白发少女,一下子警惕起来,死死的闭上双眼,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他大可以去和她对视,他知道他可以
偷偷的看了少女一眼,发现她偏过头,一脸无趣
随后便转过头来
“你要不要跟我走”
这么直白的吗?!
小心翼翼的望着她,想从她的眼里看出什么
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情绪,像是什么东西都进不了她的眼,也像是任何东西都没有进入她眼的资格
不像是坏人,也不像好人
更不是同类
这类人,往往更危险
他不介意跟危险的人,毕竟,他自己就是个十分危险的人
他点了头
看她从地下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在污黑的墙上写下一个“玥”字
“玥,我的名字”说完便将石块扔给自己
有些匆忙的接住,随后在“玥”字的旁边写下一个“栎”字,字体的差异冲撞着视觉
“玥,栎”她口中念叨着,随后笑了“很巧哟”
微微上挑的尾音和她的笑容让他有些失神
哪怕只是嘴角微微上翘
感觉有一束光,冲破了他黑暗的世界,带来此生的第一份温暖
或许……跟着她并不算亏?
“那我以后就是你师傅了”被拉了起来,随后就是立轮城的大门
想牢牢抓住……这份来之不易的温暖

初遇(玥角度)

立轮城,全界最混乱的城,不管多么罪孽深重,在这里都不算越界,所以有“混乱之城”之称
而这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抱着水晶球的预言者来到了这个混乱之城,是与这里格格不入的色彩
她直接走向一个小巷子,那里有一个少年
“小孩子?”
有着白色长发的预言者弯下腰看着那个瘦小的少年
少年死死地闭上双眼,蜷缩在一起,像是在防着什么洪水猛兽
预言者感到很无趣地偏过头,还以为预言出的那个会改变自己的少年会是什么有趣的人呢
没想到是个胆小鬼
“你要不要跟我走”依然是面无表情
若是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吧,反正按预言说的他哪怕拒绝了他们也还能遇见
听到这句话的少年明显吓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那个人
似乎是觉得她不是坏人,少年点了点头
那么容易的吗……还以为会很艰巨……
随手在地下捡起一块石头,便在墙上刻起字来
最后一横落下,灰白色“玥”字出现在污黑的墙上
“玥,我的名字”不带多余的感情,预言者这么说到
随便将手中的石块扔给他,拍了拍手中的灰
她知道少年有名字,而且认字,虽然不是读书人,但也不是文盲
少年匆忙接住,随后在墙上一笔一划的写起来
是“栎”字
“玥,栎”预言者难得的轻笑,她开始感到改变了“很巧哟”
这让熟知她的人知道会有多惊讶,三无魔女居然这个样子,虽然没有人……除了那个故事讲述者
至于“三无魔女”的称号是怎么来的……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故事讲述者:“我并不想回忆残酷的事实”
“那我以后就是你师傅了”,预言者一把将少年拉起,向门口走去
预言者偷偷的笑了笑
我,不是一个人了

开学了
手机要被收了
还有好多坑没填
寒假回来再填吧

【诺五露】无题

真的不知道要取什么题目
看之前请移步问卷
是隔壁问卷18题的答案
超短注意
ooc严重
——
(1)
诺埃尔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个胆小的家伙的
作为审判者,自己要做的只是等着十一个花灵召唤自己,然后再选出花神
自己代表的是绝对公正,是最不能产生感情的花灵
偏偏自己就违反了
喜欢他,喜欢他的一切,愿意为了他不再公正
但又能怎么办呢?
有着黑白分明的长发的审判者弯起嘴角,勾勒出一个苦涩的微笑
但又能怎么办呢?他喜欢的那个人从就来不是我
只要,能看着他就可以了,不要去祈求更多
不然……会失控的
(2)
五月一直都是一个很能装的人
假装胆小,假装懦弱,假装单纯,假装……不喜欢她
那位银发的占卜师就是自己的心仪对象
他一直认为他不胆小,但是他不管怎么鼓励自己都无法对她说出“喜欢”
这简单的两个字呀,包含了多少心思才能重于泰山
泪腺发达的自己只要受到一点刺激就能泪流满面
是因为这个才不敢去告白的吗?
不是。五月很清楚
只要见到她的笑容就能开心得不得了
若远古花神大人您能听见我的愿望,我希望她能一世平和
(3)
露缇娜以前一直觉得世界上没有她算不到的事情,直到她遇见了诺埃尔
她一直无法算出诺埃尔的心
就如同她无法算出自己的心
在之前她一直认为她对诺埃尔和远古花神抱有的是一模一样的感情,知道后来才知道是不一样的
她对诺埃尔抱有的感情名为“喜欢”
是恋人之间的喜欢
她无法算出诺埃尔的心,自然就不知道她对她是否抱有一样的感情
只要一直这样就好了
她笑了,并不开心
如果能一直维持这样,就很感谢了
(4)
若是能不一样就好了呢